法国兰斯大学
首頁 > 新聞中心 > 本地要聞 > 正文

追尋紅色印記丨剿殘匪九烈士英勇犧牲

洪江市大崇鄉巖腳村境內的高寨腦有一處解放軍烈士陵園,那里安葬著在 1950 年剿匪戰斗中壯烈犧牲的 9 位解放軍烈士。回溯當年,解放軍英勇作戰的光輝事跡依然驚心動魄,給后人留下了深刻而珍貴的革命教育遺產。

巖腳村位于大崇鄉南端的八面山腰,境內峰巒起伏,深溝縱橫。由于封建社會和國民黨時代的黑暗統治,百余年來,這里土匪橫行,當地農民飽受匪患之苦。1949年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第47 軍 139 師 415 團奉命進軍安江,人民喜獲解放。但是,仍有殘余頑匪憑借高山密林、險峰深谷,在八面山一帶頑抗。

1950年8月16日,駐大崇鄉山石洞地帶的解放軍 415 團某連奉命赴該鄉赤溪村梨子界執行剿匪任務。由于人地兩疏,部隊急需一名向導引路。當小分隊行至石板橋村向家灣溪邊時,已探知解放軍去向的土匪密探傅某(外號“王鉆子”)故意身披蓑衣腳穿草鞋蹲在溪邊,假裝在放鴨子,并謊稱自己是貧苦農民。小分隊戰士見他這副模樣便信以為真,請他為小分隊當向導。王鉆子心懷鬼胎,蒙騙解放軍說梨子界就是亭子界,將解放軍騙往地勢險要、土匪經常出動的亭子界。

途中,王鉆子用土匪暗語轉報了另一名密探,由這名密探向當地保長泄漏了解放軍的去向。這名保長暗通土匪,遂立即派人向土匪中隊頭目段幼先報告。土匪得到情報后,集結了兩個中隊百余名匪徒,在亭子界一帶設下了伏擊圈。

當小分隊行至亭子界地段時,天已破曉,王鉆子趁人不備偷偷逃離。而解放軍戰士經過一夜的急行軍,已經十分饑渴和疲乏,準備到亭子界三岔路口下面的唐家灣大院做早飯,稍事休整。但未待早飯做好,大院背后的白鳥坡上便響起了密集的槍聲,早已集結在那里的百多名匪徒向小分隊發起了瘋狂的進攻,埋伏在密林中的土匪狼一般地嚎叫著向院子里撲來,院子里的群眾頓時亂做一團,為了使群眾的生命財產免受損失,小分隊迅速從院子里撤出。

軍隊的郭指導員帶領小分隊戰士向白鳥坡上居高臨下的匪徒發出沖鋒。狡猾的土匪迂回包抄到小分隊的側面和對面的田梯坳、小沖地帶,從側、背、正三面襲擊我小分隊。當小分隊沖至白鳥坡半山腰的一面開闊地時,我軍兵力完全暴露在土匪眼下,受到敵人三面夾擊。在形勢十分不利的情況下,小分隊戰士臨危不懼,以血戰到底的大無畏英雄氣概與土匪展開殊死激戰。戰斗從上午十點開始,一直進行到傍晚時分。在解放軍的英勇打擊下,一部分土匪被殲滅,其余土匪于天黑前狼狽逃竄。但因地勢不利,此次戰斗我軍傷亡慘烈,9名戰士在戰斗中壯烈犧牲。

當時,小分隊一名機槍手在土匪密集的彈雨中奮不顧身,對土匪進行猛烈的還擊,為掩護戰友沖鋒,他不幸被側面土匪擊中兩彈,腸子都被打了出來。為了不讓機槍落入土匪之手,他一手抱起機槍,一手捂住腹部的腸子,將腳用力一蹬,滾到了七八米高的陡坡下,這時他已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但仍把機槍緊握在手中,直到副射手跑來從他手中接過機槍時,他才閉上了眼睛。副射手接過機槍繼續與土匪頑強拼殺,與戰友們一起打退了土匪十幾次進攻,最后也不幸壯烈犧牲……

戰斗結束后,郭指導員在清理烈士遺物時,從一名烈士身上找到了一份被鮮血浸紅的入黨志愿書,這份浸滿鮮血的入黨志愿書,飽含著革命烈士對黨對人民的無限忠誠。

九位革命戰士雖然倒下了,但他們的鮮血沒有白流。第二天早晨,解放軍增援部隊趕到,一舉圍殲了附近的殘匪。從此,巖腳村解放了,翻開了歷史新的一頁。當地群眾將九位烈士掩埋在了白鳥坡,長眠于巖腳這片土地。他們舍生忘死、拋頭顱、灑熱血的革命精神也永遠活在人民的心中。(劉輝霞 段惟杰)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洪玲娣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