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兰斯大学
首頁 > 新聞中心 > 本地要聞 > 正文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傳承紅色基因微黨課丨滕代遠臨終的遺囑

在中國革命軍事博物館,陳列著一件珍貴的文物——一張寫有“服務”二字的紙張。

這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新中國人民鐵路事業的奠基人、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滕代遠臨終的遺囑。這遺囑,不僅承載著他對家人的最后叮嚀,也是他一生為黨為人民的事業殫精竭慮的真實寫照。

滕代遠自20 歲離開家鄉麻陽后,就走上了一條崢嶸的革命之路。從長沙農民運動、平江起義、轉戰湘鄂贛、三上井岡山、兩打長沙、兩次反“圍剿”、晉西北打退蔣閻的第一次反共高潮、上黨戰役和平漢戰役,滕代遠戎馬生涯25 個春秋。擔任新中國第一任鐵道部部長以來的整整16 年里,他又把全部身心傾注在鐵路事業上,鐵路每一條新線的建成和舊線的改造,無不凝聚著他的心血;鐵路每一項運輸生產的成績和技術的進步,無不揮灑著他的汗水;鐵路新風的樹立和管理水平的提升,無不灌注著他的智慧。

艱辛的戎馬生涯、長期的忘我工作,使得他未到花甲的身體,經常出現血壓升高、心動過快的癥狀。而“文革”風波的無端折磨,他那一直沒能痊愈的肺氣腫、心腦血管疾病又日益加重起來。但是他一心撲在事業上,為了工作,常常顧不上打針、吃藥。1974年五一前夕,滕代遠肺炎剛痊愈,身體十分虛弱,但他仍然堅持在五一這一天,依靠孩子的攙扶離開了北京醫院,同黨中央領導們在首都各大公園參加游園慶祝活動,碰到許多熟悉的領導和同志們,他們相互問候、親切交談,心情十分愉快。哪知這一次相見竟成了訣別。

不久,滕代遠病情逐漸惡化,連說話的能力也基本上喪失了。1974 年11 月30 日下午,林一帶著小兒子滕久昕專程來到醫院探視。這時的滕代遠病已垂危。見到親人們,仰臥在床的他心里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激動,微微地囁嚅著嘴唇,似乎有很多很多的話兒想敘說,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交代。但就是說不出一個清晰的讓人聽懂的字兒來,嘴里發出的只是含混不清的“喃喃”之聲。凝視良久,他霸蠻吃力地比劃著雙手,指了指桌上的鉛筆。知父莫若子啊,滕久昕于是從病榻旁的桌子上拿出紙筆,鄭重地遞到父親干癟瘦弱的手上。滕代遠顫抖地移動那只不聽支配的手臂,緩緩地寫下了“服務”兩個字。寫下這兩個字,滕代遠仿佛用了一輩子的力氣。不,是他一生的初心,畢生的信念啊!

滕久昕理解父親的意思,手捧著那張紙條,輕聲地說:“爸爸,您讓我們為人民服務,我們會這樣做的,您放心吧。”林一也細語附和著說道:“老伴,你就放心吧!”滕代遠會意地點點頭。這天夜里,滕久昕的心弦總是繃得緊緊的,因為自己的父親即將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一邊端詳著寄托父親心愿的紙條,一邊守護著似乎已經熟睡的父親,禁不住滿面淚流、泣不成聲。

第二天清晨,滕代遠的心臟永遠地停止了跳動。他光輝的生命旅程就這樣定格在 70 歲這一年的12月1日。

這位從20歲就參加革命的老共產黨員,為人民的解放,為國家的建設,奮斗終生,無私地奉獻了自己的青春、生命和一切,臨終前仍不忘教誨孩子為人民服務,充分體現了一個堅強的共產主義戰士的崇高理想和革命氣節。“服務”就是每一個共產黨人的初心,它將激勵一代又一代共產黨員和黨員干部,在踐行“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的征途中,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書寫更加輝煌的篇章。(宣講人:麻陽滕代遠紀念館講解員 李茂華)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馬瑤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